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美人美丽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美人美丽
这种经历让美丽不禁在心里问自己,难道自己现在已经变成这种女人了吗?美丽今年已经三十四岁了, 以过来人的眼光不是没有发现他和其他那些色鬼教练和会员一样鬼鬼祟祟的眼光 和对自己满脑子都是生殖器的想法。 本来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火辣异常的女人, 穿着完全暴露轮廓的紧身裤和运动背心就已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了。 偏偏这个女人还是一个气质冷艳,每一寸皮肤都散发着荷尔蒙的绝美人妻。 用健身房那群男人私底下充满猥亵和感叹的语气来说, 就是「从里到外都熟透了。 」这个看似正在读大学的小屁孩儿,是一个富二代公子哥。 美丽知道,他肯定仗着自己的家世财富和英俊的面孔, 曾经轻易把很多女孩子都骗上床过。 对自己,他肯定也是信心满满,一副简简单单手到擒来的架势。 记得这个小鬼第一次走上前,故作自信和压低声音介绍自己说「你好, 我叫Alex」的时候自己先在心里窃笑了一声 然后说道「你好我是Bella 」。 随口编的假名字有多少,美丽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只是每次当她随即生出一个女人名的时候 对眼前人就已经有吃定的决心。 从下午给丈夫发短信说临时加班,要到临市短途出差开始, 美丽的内裤就没有干过。 一路湿答答地夹着双腿,却还是故意对眼前这个黄毛小子若即若离。 男人每每眼看就要得手的时候,美丽又忽然冷淡起来拉远了距离。 当他心灰意冷打算放弃,却又忽然给一个甜头, 抛出一个媚笑和荤段子手再不自觉地拂过大腿。 混乱的酒吧,看着脸被自己逗的清一阵红一阵的小男生, 瞧着他难受的模样美丽就忍不住用喝酒和大笑来掩盖自己快要高潮的事实。 秘密大概直到两人进了四星级酒店的电梯间, 公子哥的手探进美丽的小腹深处才被揭晓出来。 当时美丽看着眼前这个小男生如同野兽一般的狂热眼神, 立刻就明白了今晚自己大概留不了全尸。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这个小鬼年纪虽小, 可是身体毕竟处在生命的黄金时期。 美丽像是被打桩机蹂躏一般,从晚上十一点, 一直被干到凌晨两点。 整整三个小时的嚎叫和各种体位的抽插, 男人如同炫技一般把美丽从偌大的一间房里的各个位置都糟蹋了个遍。 美丽只求能够不在身体上留下特别明显的痕迹, 被家里那个木讷的丈夫发现。 在残留的印象里,美丽还有自己的双乳被压在窗帘大开的落地窗前放肆高喊的记忆, 而后面的年轻男人如同公牛一般顶撞着自己的屁股。 老实讲,经过昨晚的一系列折腾,美丽现在红肿的阴户已经没有了太多的敏感。 男人这时也改换了阵地,开始对着美丽那高高擡起的粉嫩脚掌发起了攻势。 美丽感到男人胯下那根天赋异禀的巨大阳具, 正在从昨晚的大战后慢慢回血不经意地摩擦着自己大腿间的缝隙 像是根磙烫粗壮的小臂。 看着自己涂着鲜红指甲油的一根根脚趾, 在男人的口中进进出出在口水的作用下变得荧光熠熠 美丽突然生出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 在男人以饱满的热情换到另外一只脚掌的时候, 美丽刻意卷曲着其他脚趾只把大拇指对准男人张开的嘴巴与舌头。 男人在混沌中凭借着热情似火的心情,继续吮吸着美丽的大拇指, 与此同时美丽刻意把大拇指一前一后的在男人的嘴边进进出出。 从美丽的角度看来,男人现在的样子就好象在如此如醉的吸吮着一根自己的鸡巴。 舔弄带来轻微的瘙痒和这幅荒诞的画面, 让美丽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同时阴户不自觉地涌出了一股暖流。 男人听到阵阵窃笑,一开始停了下来并感到不解, 后来看着美丽继续把大拇指往自己嘴里送 还笑着喊着: 「乖儿子别停啊继续吃鸡巴 来~ 」。 男人这才醒悟过来,笑哈哈地「勃然大怒」, 立马跨过身来压在美丽的胸前作势要把挺立如铁的阳具往她嘴巴里面塞。 本来以爲美丽会扭着头闪躲,可是当这根暴露着青筋的大怪物出现在美丽眼前时, 她却像是水族馆里跃上水面抢食的海豚一样一口含住了它。 男人在身下熟妇的快速吞吐和吮吸下,惊讶地失声惨叫, 精关差点就没能守住。 美丽对着身子明显软下来的男人,露出淫荡之极的表情, 夸张地张开自己的嘴巴用嘴唇死命摩挲着男人的阴茎。 同时舌头伸长成一个芦荟尖,迅速连续扫过男人的阴茎根部, 开始灵巧和高速的舔弄他的两颗已经有些疲劳的睾丸。 男人长这麽大从未有过如此的刺激体验, 根本无法忍受这番挑逗。 在失势之前,几乎用逃离的姿态躲开女人的嘴巴, 挺着腰下的一柄大剑兴冲冲就要往女人两腿间进发。 而这时美丽却忽然故意死命夹紧了双腿, 让男人根本无法分开。 看着身下大声浪笑的女人,男人感到窘迫不已。 自己越是急切想要进入那个温热的洞穴, 身下的女人就越是夹得紧。 美丽一边尖叫和闪避,一边笑得花枝乱颤, 胸前硕大的乳房在一阵阵抖动中左右来回磙动。 双手被内裤捆住的美丽像是晒太阳一样把手枕靠在后脑勺, 让自己简单的动作继续折磨着眼前已经濒临崩溃的少年。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好像突然醒悟到什麽似的, 立即停止了掰扯的动作。 身下的美丽正纳闷,只见年轻人的手忽然捉住她并拢的双腿, 迅速用力往上擡高。 在脚掌举过头顶的时候,美丽水淋淋的阴户就完全暴露在那根怒火冲天的阳具面前了。 男人坏笑了一声,死命向前压住美丽急忙反抗的双腿, 顺势向前方一挺。 伴随着一声潮湿软糯的水渍声音,男人终于进入到了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温暖紧实的世界。 美丽眼看禁地已经失守,刚想着大喊一声「带套啊~ 」, 可随即想起这句没什麽用的请求早就已经在昨晚说过了。 她感到男人用半个身子的重量,干脆直接地把粗大的阳具推入自己身体, 突如其来饱满与满足之感让美丽顷刻间放弃了所有的抵抗。 美丽闭上眼睛,品味着雄性躯体的撞击和年轻阳具在体内搜肠刮肚般的强力进出, 忍不住张大嘴巴大声放肆地叫了出来。 自己用力伸出来不停扭动的舌头,感到终于被上方的另一张嘴给牢牢地吸住, 美丽心满意足地哼了出来让电流重新麻痹了自己的大脑……从昏睡中醒来 美丽看着窗外已经变黄的阳光第一件事是连忙起身看表。 翻身的时候一对大胸正好压在不知所措的年轻男人的脸上——刚刚他正打开电视, 一边用力揉捏着身下妇人的乳房一边打开手机的照相机准备合影留恋。 美丽一看时间都快下午四点了,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 男人被堵住的唿吸顿时得到了解放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看到美丽冲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开始快速的洗漱。 一分锺后,擦干净全身的美妇人急匆匆走出了房门, 开始遍地找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快速穿上。 美丽忍不住开口抱怨道: 「你干嘛不叫醒我!不是跟你说过要在三点之前离开的麽!」男人躺在床上打着哈欠, 「三点?我也才刚醒啊姐姐你不知道你有多……」他的「厉害」两个字还没说出口 本想挥手去拍女人浑圆的屁股却一下子落了空。 美丽一脸焦急,仿佛根本没有心情和他继续嬉戏。 男人觉得自讨没趣便渐渐安静了下来,可是看着熟妇人甩着胸前两团雪白的软肉, 一边拉上丝袜一边整理裙摆的画面自己的血液又不自觉迅速地流回到了下半身。 男人冲上前,从后面一把环抱住了妇人的上半身, 握住乳房的双手让妇人正准备戴上胸罩的动作无法进行下去。 「松手,快。 」美丽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近乎冰冷的语气让男人一哆嗦, 不自觉立马放开了双手。 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死心,看着女人迅速穿好了胸罩, 双手又搭在了女人的腰上。 这次美丽直接用力甩掉了男人的手,「叫你别闹了!我真的赶时间!」「赶什麽时间嘛?有这麽着急吗?」男人也来了气, 忍不住顶了一句。 「我待会儿马上要去接我女儿放学呢!你别闹了。 」美丽头也不转来地扔出这麽一句话,继续埋头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男人听到后,惊讶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然后对着女人方向的空气喊道: 「你都有孩子啦?!」男人从第一眼看到美丽开始 就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应该大不了自己几岁顶多也就是个新婚的人妻 没想到已经是一个孩子都上学的妈妈。 美丽回头朝张大嘴巴的少年浅笑了一下, 「怎麽生的早不行啊我十五当童养媳生的孩子, 现在才20不到比你还小呢。 」男人在持续惊讶中一个劲呵呵傻笑,心里涌现出一股「赚翻了」的喜悦。 就在美丽踩上了高跟鞋,对着酒店的穿衣镜做完最后的补妆, 整理完头发准备往外迈步走出去的时候。 男人立马追了上去,拼着喊着要女人的社交软件联系方式。 「昨天不就给你了麽,快,走开,别挡我。 」反正家庭一个号,「工作」几个号,美丽也从来不吝惜。 之后男人又说不成,怕是这次见面之后, 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再像这样见到她了。 「那你想怎麽样嘛。 」美丽被气的有些乐了,在胸前交叉着双手, 故意笑嘻嘻地望着拦在门前耍无赖的少年人。 「和我拍张照片做个纪念呗,以后要是见不到你我也能有个念想~ 」男人说出这句话之后, 美丽是有过片刻迟疑的。 毕竟这种关系最好还是不要有照片之类的东西爲好, 可是毕竟时间迫在眉睫眼看如果不依一下眼前这个小坏蛋的话 搞不好真的要误事了。 「行,行,那来拍吧,快。 」美丽张开双手,伸过去正要把男人挽过来, 却发现他此时又开始支支吾吾仿佛有什麽迟疑、「怎麽啦?」「我想拍一张我吃你奶奶的照片好不好……」说出这个让美丽顿感有些得寸进尺的要求之后 男人害羞地看着美丽可眼神里是一股子不容拒绝的无赖蛮横。 「好好好,有什麽不好。 」美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随后干脆的解开了自己的上衣。 男人顿时兴奋地手都有些发抖了,仿佛早已不记得眼前这个女人, 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早在昨晚被他蹂躏地一个干净。 他匆匆忙忙地掏出手机,按了两下才解开锁。 美丽这时候已经从深蓝色的蕾丝胸罩里拉出来一只大白兔来, 在收身的衣着的衬托下这团柔软雪白的嫩肉 显得更加突出和伟岸了。 男人激动地把嘴凑了过去,望着近在咫尺的皮肤, 上面隐约可见的青筋让他再次感到了震撼。 他迅速打开了相机,同时找准了那颗淡粉色的尖奶头, 用嘴轻轻叼了过来。 这真的是生过孩子的女人的乳头该有的顔色吗?正当男人重新在心里面发出感慨的时候, 美丽突然把他的脑袋用力一按让自己的半张脸都压在了柔软的胸脯上。 自己的手不自觉地按下了音量键,顺利的完成了拍照。 「好了~ 就这样吧~ 」美丽说完甩过头发, 一边头也不回地向门口走去一边不慌不忙把自己的奶子重新塞回端庄的衣着内。 关上门之前,美丽朝还愣在原地的男人眨了眨眼睛, 说了声「拜拜咯~ 」接着一下关上了门。 男人渐渐回过神来,脸上还留着柔软的温暖馀温, 看着手机里刚刚拍下的照片。 只见女人以完美的角度对着镜头带着些许狠劲地微笑, 抓住男人的手看似用力地把男人的头按在自己裸露出的一只乳房上。 男人下体如铁,昨晚和今天的一切亲昵仿佛又重新归爲了零点。 是什麽样的女人才能让和她刚刚分别的人, 立马重新燃起对她的强烈欲念。 这个本名叫做林海的少年人,即将会迎来人生中一段最爲焦灼的空窗期, 每一天都会反复印证当下他所得出的一句结论: 这个女人一定是个妖怪。